[暴躁喵]的全部小说

你还野吗[豪门] 你还野吗[豪门]
作者:暴躁喵
简介:
    下本写追妻文《星河不及你》求收~ 【微博@暴躁喵009】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下本写《星河不及你》↓↓↓求收qwq】 年少时,乔漾不小心落水,被一个少年救了一命。 从此记挂着要报恩。    长大后,她发现那个少年成了粉丝数千万的顶流偶像。 他骄纵乖戾,不近女色。 她苦心孤诣,终是天可怜见,捡了个大便宜。 趁着江迟与家里闹翻人生低谷时,跟他盖了戳领了证。 每日洗衣做饭,温柔体贴,将他照顾得妥妥帖帖。 虽然他冷冷淡淡,可乔漾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将他的心捂热了。 直到有一天,他喝醉了酒,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道: “乔漾,离我远点,你是渔民捞上来的,不是我救的。”    ……    乔漾走之后,兄弟们每回见到江迟都要问: “哟,阿迟啊,老婆还没追回来呢?”    他吸了口烟,满脸不在乎: “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    自从离婚之后,江迟发现,他那个一直喜欢围着他转的前妻突然开始搞事业。 好像不管他参加什么活动,总能碰见她。 走红毯,她穿着高开叉旗袍,摇曳生姿。 拍戏,她可爱活泼,楚楚动人。 就连拍个综艺,她都能在他面前摔伤了腿。那时江迟几乎想也没想,就将人打横抱起,送到医院。    *    看着病床上的女人,江迟倚着窗台,漫不经心: “你不用费力气吸引我的注意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病床上的女人腾地坐起身,一脸嫌弃地开口: “怎么是你??” “我精心计算摔在小哥哥面前,你怎么横插一脚??” “辣鸡前夫为什么妨碍我找男人??”    江迟面色铁青: “操。给我复婚。” *    后来的后来,江迟仔仔细细替怀中的小女人吹着头发,温声叮嘱: “乖,别累着自己,吹头发的事我来就行。”    【预收2号《把漂泊无依的你,给我》↓↓↓求收~~】 十一班的顾澈是七中人人避之不及的阴鸷少年。 他清俊,高瘦,眼神冷冽,沉默寡言。 校园里关于他的传言层出不穷—— “顾澈家里很穷,他爸天天喝酒,他妈早就跟人跑了。” “他太狠了,顾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没想过在那条刚刚激烈打过架的小巷子里,会看到那个众星捧月的女神姜媛。 她美好圣洁,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她却小心翼翼指指他脸上的伤,问:“让我看看可以吗?”    少年眼神不善,冷冷瞪过去。半晌,却别过眼,哑声说: “要看快看。”    *    校园贴吧上都在传校花和顾澈在一起了,帖子盖起了几百层高楼。 某天放学,姜媛被校外的小痞子拦住,对方不怀好意地笑: “呦,顾澈那小子艳福不浅啊,这妞真正!”    姜媛皱着秀眉: “滚。”    小痞子伸手来拉她,姜媛咬着唇往后退。后面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顾澈把那几个小痞子打了一顿。 四个人,全被他打怕了。 那天,姜媛才知道,那个阴鸷少年,是怎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也记不清那天的事情,只记得,最后,女孩巧笑倩兮,冲着他说: “谢谢你,顾澈。” “你是我永远的朋友。”    少年抬手抹了一把渗血的嘴角,良久,才自嘲地轻笑一声。 朋友么? 他还没有过朋友。       *    事隔数年,再见面的时候,她求他伪装成她的男友。 他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两月后,姜媛没想到的是,当她开口结束这段假关系时,男人双眼猩红,颤着手,一把将她按在怀里,然后是唇间的辗转厮磨。 像是要将她生吞了一般。    良久,才伏在她颈间,哑声问: “别离开我……好不好?”    食用指南: 1.双初恋,但是女主前期有白月光。 2.半校园半都市。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
作者:暴躁喵
简介:
    下本写追妻文《星河不及你》求收~ 【微博@暴躁喵009】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下本写《星河不及你》↓↓↓求收qwq】 年少时,乔漾不小心落水,被一个少年救了一命。 从此记挂着要报恩。    长大后,她发现那个少年成了粉丝数千万的顶流偶像。 他骄纵乖戾,不近女色。 她苦心孤诣,终是天可怜见,捡了个大便宜。 趁着江迟与家里闹翻人生低谷时,跟他盖了戳领了证。 每日洗衣做饭,温柔体贴,将他照顾得妥妥帖帖。 虽然他冷冷淡淡,可乔漾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将他的心捂热了。 直到有一天,他喝醉了酒,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道: “乔漾,离我远点,你是渔民捞上来的,不是我救的。”    ……    乔漾走之后,兄弟们每回见到江迟都要问: “哟,阿迟啊,老婆还没追回来呢?”    他吸了口烟,满脸不在乎: “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    自从离婚之后,江迟发现,他那个一直喜欢围着他转的前妻突然开始搞事业。 好像不管他参加什么活动,总能碰见她。 走红毯,她穿着高开叉旗袍,摇曳生姿。 拍戏,她可爱活泼,楚楚动人。 就连拍个综艺,她都能在他面前摔伤了腿。那时江迟几乎想也没想,就将人打横抱起,送到医院。    *    看着病床上的女人,江迟倚着窗台,漫不经心: “你不用费力气吸引我的注意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病床上的女人腾地坐起身,一脸嫌弃地开口: “怎么是你??” “我精心计算摔在小哥哥面前,你怎么横插一脚??” “辣鸡前夫为什么妨碍我找男人??”    江迟面色铁青: “操。给我复婚。” *    后来的后来,江迟仔仔细细替怀中的小女人吹着头发,温声叮嘱: “乖,别累着自己,吹头发的事我来就行。”    【预收2号《把漂泊无依的你,给我》↓↓↓求收~~】 十一班的顾澈是七中人人避之不及的阴鸷少年。 他清俊,高瘦,眼神冷冽,沉默寡言。 校园里关于他的传言层出不穷—— “顾澈家里很穷,他爸天天喝酒,他妈早就跟人跑了。” “他太狠了,顾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没想过在那条刚刚激烈打过架的小巷子里,会看到那个众星捧月的女神姜媛。 她美好圣洁,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她却小心翼翼指指他脸上的伤,问:“让我看看可以吗?”    少年眼神不善,冷冷瞪过去。半晌,却别过眼,哑声说: “要看快看。”    *    校园贴吧上都在传校花和顾澈在一起了,帖子盖起了几百层高楼。 某天放学,姜媛被校外的小痞子拦住,对方不怀好意地笑: “呦,顾澈那小子艳福不浅啊,这妞真正!”    姜媛皱着秀眉: “滚。”    小痞子伸手来拉她,姜媛咬着唇往后退。后面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顾澈把那几个小痞子打了一顿。 四个人,全被他打怕了。 那天,姜媛才知道,那个阴鸷少年,是怎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也记不清那天的事情,只记得,最后,女孩巧笑倩兮,冲着他说: “谢谢你,顾澈。” “你是我永远的朋友。”    少年抬手抹了一把渗血的嘴角,良久,才自嘲地轻笑一声。 朋友么? 他还没有过朋友。       *    事隔数年,再见面的时候,她求他伪装成她的男友。 他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两月后,姜媛没想到的是,当她开口结束这段假关系时,男人双眼猩红,颤着手,一把将她按在怀里,然后是唇间的辗转厮磨。 像是要将她生吞了一般。    良久,才伏在她颈间,哑声问: “别离开我……好不好?”    食用指南: 1.双初恋,但是女主前期有白月光。 2.半校园半都市。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作者:暴躁喵) 你还野吗[豪门](主角:陆晚傅泽以)(作者:暴躁喵)
作者:暴躁喵
简介:
    下本写追妻文《星河不及你》求收~ 【微博@暴躁喵009】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下本写《星河不及你》↓↓↓求收qwq】 年少时,乔漾不小心落水,被一个少年救了一命。 从此记挂着要报恩。    长大后,她发现那个少年成了粉丝数千万的顶流偶像。 他骄纵乖戾,不近女色。 她苦心孤诣,终是天可怜见,捡了个大便宜。 趁着江迟与家里闹翻人生低谷时,跟他盖了戳领了证。 每日洗衣做饭,温柔体贴,将他照顾得妥妥帖帖。 虽然他冷冷淡淡,可乔漾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将他的心捂热了。 直到有一天,他喝醉了酒,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道: “乔漾,离我远点,你是渔民捞上来的,不是我救的。”    ……    乔漾走之后,兄弟们每回见到江迟都要问: “哟,阿迟啊,老婆还没追回来呢?”    他吸了口烟,满脸不在乎: “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    自从离婚之后,江迟发现,他那个一直喜欢围着他转的前妻突然开始搞事业。 好像不管他参加什么活动,总能碰见她。 走红毯,她穿着高开叉旗袍,摇曳生姿。 拍戏,她可爱活泼,楚楚动人。 就连拍个综艺,她都能在他面前摔伤了腿。那时江迟几乎想也没想,就将人打横抱起,送到医院。    *    看着病床上的女人,江迟倚着窗台,漫不经心: “你不用费力气吸引我的注意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病床上的女人腾地坐起身,一脸嫌弃地开口: “怎么是你??” “我精心计算摔在小哥哥面前,你怎么横插一脚??” “辣鸡前夫为什么妨碍我找男人??”    江迟面色铁青: “操。给我复婚。” *    后来的后来,江迟仔仔细细替怀中的小女人吹着头发,温声叮嘱: “乖,别累着自己,吹头发的事我来就行。”    【预收2号《把漂泊无依的你,给我》↓↓↓求收~~】 十一班的顾澈是七中人人避之不及的阴鸷少年。 他清俊,高瘦,眼神冷冽,沉默寡言。 校园里关于他的传言层出不穷—— “顾澈家里很穷,他爸天天喝酒,他妈早就跟人跑了。” “他太狠了,顾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没想过在那条刚刚激烈打过架的小巷子里,会看到那个众星捧月的女神姜媛。 她美好圣洁,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她却小心翼翼指指他脸上的伤,问:“让我看看可以吗?”    少年眼神不善,冷冷瞪过去。半晌,却别过眼,哑声说: “要看快看。”    *    校园贴吧上都在传校花和顾澈在一起了,帖子盖起了几百层高楼。 某天放学,姜媛被校外的小痞子拦住,对方不怀好意地笑: “呦,顾澈那小子艳福不浅啊,这妞真正!”    姜媛皱着秀眉: “滚。”    小痞子伸手来拉她,姜媛咬着唇往后退。后面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顾澈把那几个小痞子打了一顿。 四个人,全被他打怕了。 那天,姜媛才知道,那个阴鸷少年,是怎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也记不清那天的事情,只记得,最后,女孩巧笑倩兮,冲着他说: “谢谢你,顾澈。” “你是我永远的朋友。”    少年抬手抹了一把渗血的嘴角,良久,才自嘲地轻笑一声。 朋友么? 他还没有过朋友。       *    事隔数年,再见面的时候,她求他伪装成她的男友。 他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两月后,姜媛没想到的是,当她开口结束这段假关系时,男人双眼猩红,颤着手,一把将她按在怀里,然后是唇间的辗转厮磨。 像是要将她生吞了一般。    良久,才伏在她颈间,哑声问: “别离开我……好不好?”    食用指南: 1.双初恋,但是女主前期有白月光。 2.半校园半都市。
陆晚傅泽以 陆晚傅泽以
作者:暴躁喵
简介:
    下本写追妻文《星河不及你》求收~ 【微博@暴躁喵009】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下本写《星河不及你》↓↓↓求收qwq】 年少时,乔漾不小心落水,被一个少年救了一命。 从此记挂着要报恩。    长大后,她发现那个少年成了粉丝数千万的顶流偶像。 他骄纵乖戾,不近女色。 她苦心孤诣,终是天可怜见,捡了个大便宜。 趁着江迟与家里闹翻人生低谷时,跟他盖了戳领了证。 每日洗衣做饭,温柔体贴,将他照顾得妥妥帖帖。 虽然他冷冷淡淡,可乔漾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将他的心捂热了。 直到有一天,他喝醉了酒,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道: “乔漾,离我远点,你是渔民捞上来的,不是我救的。”    ……    乔漾走之后,兄弟们每回见到江迟都要问: “哟,阿迟啊,老婆还没追回来呢?”    他吸了口烟,满脸不在乎: “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    自从离婚之后,江迟发现,他那个一直喜欢围着他转的前妻突然开始搞事业。 好像不管他参加什么活动,总能碰见她。 走红毯,她穿着高开叉旗袍,摇曳生姿。 拍戏,她可爱活泼,楚楚动人。 就连拍个综艺,她都能在他面前摔伤了腿。那时江迟几乎想也没想,就将人打横抱起,送到医院。    *    看着病床上的女人,江迟倚着窗台,漫不经心: “你不用费力气吸引我的注意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病床上的女人腾地坐起身,一脸嫌弃地开口: “怎么是你??” “我精心计算摔在小哥哥面前,你怎么横插一脚??” “辣鸡前夫为什么妨碍我找男人??”    江迟面色铁青: “操。给我复婚。” *    后来的后来,江迟仔仔细细替怀中的小女人吹着头发,温声叮嘱: “乖,别累着自己,吹头发的事我来就行。”    【预收2号《把漂泊无依的你,给我》↓↓↓求收~~】 十一班的顾澈是七中人人避之不及的阴鸷少年。 他清俊,高瘦,眼神冷冽,沉默寡言。 校园里关于他的传言层出不穷—— “顾澈家里很穷,他爸天天喝酒,他妈早就跟人跑了。” “他太狠了,顾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没想过在那条刚刚激烈打过架的小巷子里,会看到那个众星捧月的女神姜媛。 她美好圣洁,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她却小心翼翼指指他脸上的伤,问:“让我看看可以吗?”    少年眼神不善,冷冷瞪过去。半晌,却别过眼,哑声说: “要看快看。”    *    校园贴吧上都在传校花和顾澈在一起了,帖子盖起了几百层高楼。 某天放学,姜媛被校外的小痞子拦住,对方不怀好意地笑: “呦,顾澈那小子艳福不浅啊,这妞真正!”    姜媛皱着秀眉: “滚。”    小痞子伸手来拉她,姜媛咬着唇往后退。后面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顾澈把那几个小痞子打了一顿。 四个人,全被他打怕了。 那天,姜媛才知道,那个阴鸷少年,是怎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也记不清那天的事情,只记得,最后,女孩巧笑倩兮,冲着他说: “谢谢你,顾澈。” “你是我永远的朋友。”    少年抬手抹了一把渗血的嘴角,良久,才自嘲地轻笑一声。 朋友么? 他还没有过朋友。       *    事隔数年,再见面的时候,她求他伪装成她的男友。 他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两月后,姜媛没想到的是,当她开口结束这段假关系时,男人双眼猩红,颤着手,一把将她按在怀里,然后是唇间的辗转厮磨。 像是要将她生吞了一般。    良久,才伏在她颈间,哑声问: “别离开我……好不好?”    食用指南: 1.双初恋,但是女主前期有白月光。 2.半校园半都市。
陆晚傅泽以你还野吗[豪门] 陆晚傅泽以你还野吗[豪门]
作者:暴躁喵
简介:
    下本写追妻文《星河不及你》求收~ 【微博@暴躁喵009】 【脾气不好纨绔少爷x性感撩人暗夜妖精】 A市纨绔子弟最常聚集的夜场里,傅泽以嘴里叼着根烟。 “以哥,明儿你结婚,真不去?” 傅泽以皱了下眉,烟灰弹到说话那人酒杯里:“要去你去。” * 第二日,“傅家二少,婚礼逃婚”登上娱乐新闻头条。 且该娱乐版面,对傅泽以几个月内的私生活进行了持续报道。 “傅家二少,夜场激情蹦迪左拥右抱。” “傅家二少,拥吻辣妹,深夜酒店顶楼……” 当大家猜测傅泽以什么时候玩腻这个妹儿,换下一个的时候。 妹儿人间蒸发了。 * 三个月,傅泽以动了全部手段,挖地三尺也没找到她。 终有一日,他回了傅家,看到屋里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子把茶水放到他爸面前。 “爸,喝茶。” * 傅泽以唇角勾起一丝笑。 把那女子拉进卧室,抵在门上,唇齿缠绵。“三个月,骗老子好玩?” 女子掏出纸巾擦了下唇角。 “不是爱玩吗?滚。” 【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突然发现我养的情.人竟然是我老婆】 这大概是一个我绿我自己的故事。 食用指南——不喜欢点叉,放过彼此。 【下本写《星河不及你》↓↓↓求收qwq】 年少时,乔漾不小心落水,被一个少年救了一命。 从此记挂着要报恩。    长大后,她发现那个少年成了粉丝数千万的顶流偶像。 他骄纵乖戾,不近女色。 她苦心孤诣,终是天可怜见,捡了个大便宜。 趁着江迟与家里闹翻人生低谷时,跟他盖了戳领了证。 每日洗衣做饭,温柔体贴,将他照顾得妥妥帖帖。 虽然他冷冷淡淡,可乔漾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将他的心捂热了。 直到有一天,他喝醉了酒,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道: “乔漾,离我远点,你是渔民捞上来的,不是我救的。”    ……    乔漾走之后,兄弟们每回见到江迟都要问: “哟,阿迟啊,老婆还没追回来呢?”    他吸了口烟,满脸不在乎: “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    自从离婚之后,江迟发现,他那个一直喜欢围着他转的前妻突然开始搞事业。 好像不管他参加什么活动,总能碰见她。 走红毯,她穿着高开叉旗袍,摇曳生姿。 拍戏,她可爱活泼,楚楚动人。 就连拍个综艺,她都能在他面前摔伤了腿。那时江迟几乎想也没想,就将人打横抱起,送到医院。    *    看着病床上的女人,江迟倚着窗台,漫不经心: “你不用费力气吸引我的注意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病床上的女人腾地坐起身,一脸嫌弃地开口: “怎么是你??” “我精心计算摔在小哥哥面前,你怎么横插一脚??” “辣鸡前夫为什么妨碍我找男人??”    江迟面色铁青: “操。给我复婚。” *    后来的后来,江迟仔仔细细替怀中的小女人吹着头发,温声叮嘱: “乖,别累着自己,吹头发的事我来就行。”    【预收2号《把漂泊无依的你,给我》↓↓↓求收~~】 十一班的顾澈是七中人人避之不及的阴鸷少年。 他清俊,高瘦,眼神冷冽,沉默寡言。 校园里关于他的传言层出不穷—— “顾澈家里很穷,他爸天天喝酒,他妈早就跟人跑了。” “他太狠了,顾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没想过在那条刚刚激烈打过架的小巷子里,会看到那个众星捧月的女神姜媛。 她美好圣洁,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她却小心翼翼指指他脸上的伤,问:“让我看看可以吗?”    少年眼神不善,冷冷瞪过去。半晌,却别过眼,哑声说: “要看快看。”    *    校园贴吧上都在传校花和顾澈在一起了,帖子盖起了几百层高楼。 某天放学,姜媛被校外的小痞子拦住,对方不怀好意地笑: “呦,顾澈那小子艳福不浅啊,这妞真正!”    姜媛皱着秀眉: “滚。”    小痞子伸手来拉她,姜媛咬着唇往后退。后面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顾澈把那几个小痞子打了一顿。 四个人,全被他打怕了。 那天,姜媛才知道,那个阴鸷少年,是怎么打架不要命的。    顾澈也记不清那天的事情,只记得,最后,女孩巧笑倩兮,冲着他说: “谢谢你,顾澈。” “你是我永远的朋友。”    少年抬手抹了一把渗血的嘴角,良久,才自嘲地轻笑一声。 朋友么? 他还没有过朋友。       *    事隔数年,再见面的时候,她求他伪装成她的男友。 他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两月后,姜媛没想到的是,当她开口结束这段假关系时,男人双眼猩红,颤着手,一把将她按在怀里,然后是唇间的辗转厮磨。 像是要将她生吞了一般。    良久,才伏在她颈间,哑声问: “别离开我……好不好?”    食用指南: 1.双初恋,但是女主前期有白月光。 2.半校园半都市。
着迷 着迷
作者:暴躁喵
简介:
    ●晚十二点前,v后双更。 ●下本写《星河不及你》求收~ 十六岁那年家逢巨变,梁潇跟着临江集团的少东家霍成泽回了家。 从此,他成了她生命里唯一的光,她爱他,胜过自己。 梁潇一度以为他们会相伴此生,直到二十岁时,被他狠心抛弃。 那晚北风紧,雨水刺骨凉。 她狼狈地在雨中颤抖,直到被惊雷点醒,走得果敢又决绝。 或许,他从未爱过。 不过梁潇错了,那晚倾盆雨中。 一向禁欲自持的霍成泽站在雨里,看着被他在掌心里宠了四年的公主,双眸再无一丝光芒。 “潇潇,再等等我。” * 一别五年,再见面时,梁潇美得不可方物。 霍成泽以为五年之苦足以让他压抑爱意,却没想到在她和陌生男人起争执时,他甚至想也没想,径直上前将人护在身后,冷声警告那人: “动她,你配?” 转头,她毫不领情,还笑着讥讽般扔给他一张卡: “钱打发人,我也会,之前几年,连本带利还你。”    霍成泽看着面前人,心尖疼得发麻,但他清楚,他活该,他本想就这样忍一辈子,直到看见她身边那个粉雕玉琢般的小男孩。 他怔了一怔,几乎一眼看出: “这是我儿子。” 梁潇自觉好笑,扬手轻抚他的脸,缓缓道: “我说霍总,孩子是跟你的时候怀的,不过是不是你的,我就不知道了呀。”    ———— 年龄差6岁/带球跑/女主复仇/追妻火葬场/女主视角下男主是个超级无敌狗比渣男 【微博已截图11.15】 作者高度狗血爱好者,介意慎点qwq 基友的文《好喜欢你呐》里恩er 求个收~~ ———————— 【专栏完结文】 《你还野吗》 《再次沦陷》 ———————— 【预收文】 《星河不及你》求收~ 【脾气不好傲娇顶流vs放飞自我小白花】 拍戏时从楼梯跌落,乔漾恢复记忆,发现自己以身相许的江迟真的不是救命恩人。 想着结婚半年来,她的极尽讨好,和对方的拒之千里,乔漾终于幡然悔悟,头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过去: “江迟,我们离婚吧。”    *    乔漾走之后,兄弟们每回见到江迟都要问: “哟,阿迟啊,老婆还没追回来呢?”    他吸了口烟,满脸不在乎: “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 离婚之后,江迟发现,他那个一直喜欢围着他转的前妻突然开始搞事业。 好像不管他参加什么活动,总能碰见她。 走红毯,她穿着高开叉旗袍,摇曳生姿。 拍戏,她可爱活泼,楚楚动人。 到哪都是男人们移不开眼的存在。 就连录个综艺,她都能在他面前摔伤了腿。 更要命的是,那时他几乎想也没想,便难得露了慌乱之色,将人打横抱起,送到医院。    *    看着病床上的女人,江迟倚着窗台,碎发微垂,衬得别样清俊。 只听他漫不经心: “你不用费力气吸引我的注意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病床上的女人腾地坐起身,一脸嫌弃地开口: “你怎么在这??” “我明明精心算计摔在小哥哥面前,怎么是你?”    江迟面色铁青: “什么小哥哥?给我复婚。”    乔漾却大咧咧倚在病床上,散漫笑着: “不好意思啊前夫,我的字典里没有复婚,只有二婚。” *    后来的后来,江迟看着一出差就是大几个月,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第二天又要出门的乔漾,搂着她: “漾漾,能不能不去?” 【这大概是一个离婚后动不动就偶遇前夫的故事/沙雕掺甜/略有私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