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撞香 > 第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章:

  秦唐真是纳了闷了,这窗户和家门都关的好好的,昨晚捡回来的小乞丐能跑到哪儿去。

  床上的被子被掀起来一个角,露出来被蹭的潮湿又泛黑的床单,旁边还有一两个梅花小脚印。

  正慢悠悠晃到门口前来凑热闹的秦二狗,身子僵了一下,感受到来它爹的死亡凝视,尾巴一摇装成无事猫走开了。

  “待会儿我再跟你算账。”秦唐皱着眉继续环视客房,不怎么高兴的喊,“小乞丐?”

  悄无声息的,漏进来的光把墙面染成金黄。

  秦唐检查了浴室,床下,最后手指放在了衣柜的把手上。

  褚眠弓着背抱着自己的双腿,脸色苍白,这里虽然漆黑一片,透不进来一丝光,但却像是个保护罩,是从宇宙里分出来的死气时空,狭小又空气稀薄,但是这黑暗却让褚眠感到心安。

  下水道的爬虫,浑身肮脏腥臭,不就是应该躲藏在这样的地方。

  褚眠的胸口起伏,手指无意识的掐着自己的手背,在皮肤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月牙似得痕迹,他的脑袋里混乱的很,继母和弟弟的咒骂,阴暗的地下桥洞,磅礴大雨砸在石阶上震耳欲聋,最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夹杂着雨声在问他“死了吗?”

  衣柜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光就此涌进来占领黑暗,带着灼热的烫人温度,褚眠的脸变得更加苍白,像窃取了昨晚上的月光,他惊恐的看着站在衣柜外逆光而立的秦唐。

  “出来。”秦唐沉着声音,说完伸手要去拉褚眠,却见人身子蜷缩的更紧了,还躲开了他的手。

  秦少爷被下了面子,脸色越发阴沉,心中懊悔昨晚不该喝那三两口的酒,以至于中了邪似得大发善心,结果连句谢谢都得不到。

  褚眠不知道秦唐是怎么想的,他的眼睛突然接触到光亮感到酸疼,等了会儿这人就走开了,他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浮到水面呼吸到了氧气。

  等视线对上蹲坐在方桌上的秦二狗,又本能的往衣柜里缩了缩,他还没忘,就是这只猫今天早上差点把他压死。

  一人一猫对视着,在空气都要凝滞的下一秒,衣柜门又吱吱呀呀的缓慢被关上。

  秦唐返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套衣服,他低着头翻看着手里上衣的尺码:“你衣服穿多大码的?”

  问完抬头,床上还是空荡荡的,衣柜的门又合上了,仿佛时空倒流了一样。

  秦唐把衣服扔床上对着空气说话:‘洗个澡,然后把衣服换了。‘

  没人应,只有秦二狗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爹,明目张胆的伸出爪子一晃,把桌上放着的纸抽盒子扒拉下去了。

  秦唐都被气笑了,再三深呼吸之后走过去暴力打开柜门,对上褚眠怯生生,被水浸过的眼睛。

  “小哑巴?”

  褚眠轻微的摇了下头,秦唐捕捉到了,“洗澡换衣服,听到了吗?”

  这次褚眠又不回应他了。

  秦唐是真生气,心口里堵着想发火但是看着小乞丐怯懦的模样,脏话明明到了嘴边就是吐不出来。

  小乞丐身上的衣服还泛着潮,因为蜷缩着裤腿上移露出来白的发光的脚踝,似乎只要轻轻捏一下就能留下淡淡的桃粉色痕迹。

  秦唐又打量了人一眼,转了身过去拎着秦二狗的后脖子往外走,声音淡淡:‘狗东西,今天小鱼干没了。‘

  秦二狗在他爹的魔掌下,柔软的小肚皮露出来,蹬直了两条腿不敢反抗,哪里还有一点今天早上褚眠见到的傲慢模样。

  等人和猫都走了,褚眠才慢吞吞的从衣柜里出来,他赤着脚站在地毯上,拿起来床尾扔着的干净衣服,白色的体恤上画着只绿色小恐龙,这衣服上的香味和那个陌生男人身上的一样。

  秦唐下楼去买了早餐,煎饼摊的大爷见了他热情的打着招呼,这位是他摊子的VIP客户,每次来都要一套至尊煎饼。

  “大爷,今天来两套。”秦唐掏了手机扫微信转账,见隔壁停着个陌生摊子,两个大桶上贴着纸条“酸梅汤,五元一份。”

  “来两份酸梅汤。”

  “好嘞。” 酸梅汤的老板应声。

  煎饼摊的大爷一心二用,见秦唐今天的早餐超了分量,闲聊道:“小伙子交女朋友了?”

  秦唐挑了下眉,这些老头老太太,平时就爱八卦这些东西,他笑了下道:“没呢,上次不说您还有个孙女吗,要不您给介绍介绍,到时候正好我把您这煎饼摊给继承了。”

  大爷把最后一个煎饼切开分成两半装进袋子里,递给秦唐,骂道:“臭小子,我孙女今年才上小学。”

  秦唐一乐:‘没事,我多等几年呗。‘

  说完瞄到大爷已经伸手去摸扔在一边的鸡蛋壳之后颠颠的跑开了。  

  饭买回来了,秦唐去叫小乞丐出来吃饭,客房的门一直都没锁,一拧就开,他没什么顾及的推开门进去,正好看到小乞丐白皙又瘦弱的后背,和那一身青紫的痕迹,一晃而过,没等人细看就被衣服罩住了。

  褚眠没想到秦唐会突然进来,转过身后退了几步,拿着胆怯又无辜的眼睛盯着他,像是在林间受惊的小鹿。

  秦唐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对上褚眠的眼睛又有点心虚,小乞丐的眼睛实在是太过明亮又纯净,他掩饰性的轻咳了下询问:‘需要帮助吗?”

  这话问的又尬又莫名其妙,他本就没想着能得到回复,结果过了几秒钟,却听见小乞丐道:“不要。”

  声音嫩生生的,秦唐突然想起了他堂哥家那个刚会讲话的小娃娃,又奶又娇,对了,皮肤也跟小乞丐一样。

  “那就出来吃饭吧。”

  秦唐收了心思,沉着声音道。

  才买回来的煎饼被摆在白色勾了海浪图案的盘子上,饼皮金黄,口子里露出来夹得满满当当的料,散发着诱人的香。

  秦唐拉开椅子坐下,打量站在对面的小乞丐,褚眠身量比他矮一些,身上套着他宽宽大大的衣服,裤腿被折了两折,纤细的脚踝露着。

  “坐下。”他声音严肃,像是命令。

  人在屋檐下,褚眠在椅子上坐好,他吃的很着急,甚至算的上是狼吞虎咽,嘴角边儿还沾了脆皮碎渣,对比起对面的秦唐就更是糟糕,秦唐吃的缓慢又斯文优雅,被倒进玻璃杯里得酸梅汤,冰冰凉凉,杯面上起着水汽。

  秦唐喝了口酸梅汤,在这种沉闷的夏季浑身舒爽,见褚眠吃饭吃的差点噎到,皱了皱眉头:‘吃慢点儿,没人跟你抢。‘

  褚眠不应他,噎着了就大口的喝酸梅汤。

  “哎,小孩儿,你几岁了?有名儿吗?“

  秦唐虽然私下里里喊褚眠小乞丐,但是还没缺德到当着人的面这么喊,这小孩看着脸嫩,说不准还是个未成年。

  褚眠吃饭的手顿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风卷残云的把盘子和杯子里得煎饼,酸梅汤消灭了个干净,嘴角边儿沾着渣渣,无辜又单纯的盯着秦唐不说话。

  秦唐脑袋偏了下,眼睛眨了又眨,这瞧着他是什么意思啊?

  褚眠眼睛也跟着眨眨,还是不说话。

  秦唐长得俊朗,气质芝兰玉树的,可惜就是一肚子坏水,有时候脾气还不太好。

  他见褚眠只看着自己不说话,不悦的抿着嘴角端着自己用过的盘子放进厨房洗碗机里,起身时椅子腿蹭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长声。

  褚眠还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腿上,盛夏灼热的光粘稠的甩都甩不掉,给长桌上的花瓶投下剪影,秦二狗吃完早饭老大爷遛弯似得散步到褚眠的身旁。

  它先跳到空着的椅子上,再跳到桌子上,墨绿色的眼睛像藏了湖泊星辰,好奇的打量着,又用鼻子嗅嗅,想知道这个陌生人到底是它爹的什么人。

  过了会儿秦唐突然气呼呼的从厨房出来,脸色不悦,手上拿着啃了一半的苹果,沉声道:‘这个家里我老大。‘他抬抬下巴指向秦二狗,“它排老二,你呢,勉强算是个老三。”

  “所以你以后就叫秦三饼,听见了吗?”

  褚眠:“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  秦大唐,秦二狗,秦三饼。

  排排坐。

  谢谢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