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最强之师[快穿] > 1.3T教落魄恶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铭泽与周昭对视着,被周昭这样笼在身下看着,不知为什么,竟有种强烈的压迫感,他避开视线站了起来。

  “说话就说话,别突然凑那么近!”赵铭泽皱眉侧目,为了掩饰刚刚那一瞬间的紧张,走到一边,道:“老子要出门了。您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周昭站正了,问:“少爷要去哪里?”

  赵铭泽道:“跟你无关。”

  “我要对少爷的安全负责。”

  赵铭泽嗤笑一声,有些无语,“老子一个大男人用得着你负责?”

  周昭笑了,盯着他,“会用得着的。”

  “你……”赵铭泽咬牙,对着那人暧昧不明的眼神,若有若无的意识到了点什么。

  他这是,被调戏了?!

  赵铭泽拳头攥的青筋凸起,简直想一拳暴揍过去,但他兴许也是急着想摆脱周昭,也念及这个人毕竟不是来找茬的而且本意是为了帮他到底还是忍住了脾气,很随意的找了个鸭舌帽戴上。

  “这样总行了吧?!别他妈跟着老子!”

  .

  赵铭泽开着车往酒吧狂飙的路上,脑子里又不由开始去思考刚刚的男人,冷笑。

  帮他?真是可笑!

  他不是没听过媒体怎么去吹捧这位商界精英,什么智商爆表眼界超群的天之骄子,什么八面玲珑翻云覆雨的笑面虎?

  但别说森宇现在神仙来了也难扭转的绝对颓势,就说他自己,处处跟赵渊对着干,混了这么多年,除了抽烟喝酒打架别无长处。周昭凭什么又觉得他能帮得了自己?

  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来这里帮忙的原因......赵铭泽想到这里,不知回忆到了什么,眼底阴沉下来。

  又是那种恶心的交易吗?

  .

  车身突然猛地晃了下,向右前方倾去,赵铭泽立即凝神,攥紧方向盘,降档停到路边。

  他下车,走到一旁检查,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已经瘪下去了的车前胎,烦躁地狠狠往车胎上踹了一脚。

  .

  “少爷这么快就遇到麻烦了?”一辆车悠悠停到了他身后。

  赵铭泽回头,看着车窗摇下,露出的那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脸。

  “操!你怎么还跟着我?!”

  “我说过会对少爷的安全负责。”

  “老子也说了用不着你负责吧!”

  “现在用得着了。”周昭悠悠道。

  赵铭泽回头,看了眼自己已经报废的车前胎:“......”咬牙。

  .

  “要上车吗?”周昭问。

  赵铭泽沉默片刻,深吸了口气,抱着胳膊靠到自己身后轮胎报废的车上,鸭舌帽檐下的阴影笼在他俯视而来的眼处。

  “周昭,我明确告诉你,不管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跟谁履行约定,都跟我没关系。老子现在乐意颓着烂着没心情配合你,更用不着你白费力气多管闲事!别以为你对我好点我就会觉得感激你!相反,只会让我更烦!”

  赵铭泽难得平心静气地对周昭好好说了一次,虽然语气还是不怎么好。

  “我明白了。”周昭道。

  赵铭泽顿了下,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以为周昭已经被说通了。

  “我会帮少爷摆脱这种心境的。”周昭淡淡道,“但现在,少爷恐怕需要先上车。”

  .

  赵铭泽被周昭这软硬不吃的态度彻底激的抓狂了。

  “操!”赵铭泽咬牙骂道,“你他妈听不懂人话吗?”

  “我刚刚说过,明白少爷的意思。”周昭还是淡笑着,眼神却很是笃定,道,“但为了少爷现在的安全着想,最好还是上车。”

  赵铭泽扶额,长出了口气。

  “用不着上你的车!我自己……”赵铭泽已经懒的多扯,冷冷应着,手在裤兜里乱掏了下,想起来了什么,顿了下,咬牙。

  靠!居然忘带钱包……真是屋漏偏他妈逢上连夜雨!

  .

  以前报个名字基本就搞定了,所以带都懒得带,可现在可不是以前。

  赵铭泽简直要烦透了,眼珠子向下偷扫了周昭一眼,被周昭的目光盯得一刻都待不下去,生怕他看出什么端倪再更丢脸,索性直接转身往回走。

  “算了,老子懒得出门,回去了!”

  赵铭泽逞着强自言自语了两声,走了两步,感觉到周昭又调头跟了过来。

  赵铭泽忍无可忍,转身吼道:“你又跟着干什么,老子都说了要回去了!回去你也要跟着吗?!”

  “我说过,我今后会对少爷的安全负责。”周昭再次重申道。

  “……”赵铭泽简直要气笑了,但已经懒得争辩了。他对周昭比了个中指:“你有种,一直跟着。”

  赵铭泽直接大步走过去,翻过路中间的护栏,跨上对面的小山坡,挑了最难走的路走。

  然而......

  赵铭泽没想到的是,不管他怎么挑难走的路走,周昭总是很有技巧的跟上了他,赵铭泽绕了大半天发现不仅甩不掉人,反而把自己绕的脚底起泡,晕头转向。

  .

  “任务对象到底要去哪里啊?”666看着快落山的太阳,“一直在挑难走的路走,还绕了回来。”

  “他迷路了。”周昭看着眼前的人,淡淡道。

  “啊?”666看了下帽檐上沾着树叶,下颚上蹭的脏兮兮,汗流浃背的赵铭泽,有些于心不忍,“我们不下去帮忙吗?他已经走了好久好久了,再走下去腿要废了。”

  “让他走。”周昭说。

  666:“......”

  这位宿主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

  “已经夜深了,任务对象到底还要走到什么时候啊?”666看着黑漆漆的夜空中的月亮,终于忍不住问,“他这两天除了喝酒可是几乎都没吃什么东西,还能有这种体力也太可怕了吧?

  正说着,就见走在前面高大的黑影晃了晃,终于倒了下去。

  666:“......”

  周昭这才打开车门,像是守株待兔很久的农夫拎兔子一样把浑身已经瘫软的青年拎进车里。

  赵铭泽趴在车后座,早已虚脱的不成样子,面色惨灰如纸,头发被汗湿的打撮,浑身像是从臭水沟里捞出来一样,又脏又湿,光是手上都已经磨出了血泡。

  666一向心善又小胆,看得急的不行,围着赵铭泽直打转。“天啊,脸色这么差,不会出事吧!”

  “不会。”周昭凝神帮赵铭泽压着人中,对666道:“连线我在附近的私人医生,让他立即过来。”

  .

  赵铭泽醒的时候,头脑还有些昏沉,有气无力动了下,感觉到手上一阵刺痛。

  他睁开眼,吃力看去,才发现自己正在输液,立即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四周,努力凝神看着这个从未来过的地方。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装潢大气而不浮夸。

  窗帘没拉,在调暗了的灯光下,可以看到大的有些离谱的玻璃上依稀映出了他的身影,窗户外面可以看到繁华的灯火和古堡一样的钟塔。

  卧室门没关紧,隐隐可以听到外面打电话的声音,什么“李总”,“华沙”,“礼尚往来”之类。

  赵铭泽意识到了什么,立即拔掉针头,想下床,被榨的几乎一点不剩的力气和腿脚剧烈的酸痛让他站都站不稳,几乎在爬下床的瞬间就踉跄了下,好在他及时扶住床。

  门外的人听到了动静,简单两句挂了电话,走了过来,打开门。

  .

  “醒了?”周昭调亮了灯,问他。

  赵铭泽撑着床,抬眼,看着周昭,并不意外,只当他是空气,挣扎着吃力的站正了,踉跄往外走。

  周昭没动,在人走到身边时把人一把捞住,直接打横抱了起来,这次毫不费力,因为赵铭泽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滚——”赵铭泽性子冷硬火爆,哪里受得了被人这么公主抱,还是被周昭这种公然调戏过他的基佬,登时破口大骂,然而脱水干裂的唇间冒出的声音却有气无力。

  周昭道:“少爷走不动的。”

  赵铭泽没管他,艰难挣扎。“老子……说了用不着你帮!你他妈……聋子还是白痴?”

  周昭把赵铭泽放到床上,轻易攥住他的手腕,制住他,“别逼我用手铐把你拷在床上。”

  “去你……的!给老子……滚……远点!”赵铭泽气都提不上来了,却还在拼命挣动要起身。

  “少爷现在这样子,挣扎起来除了让人更容易失去自制力没什么帮助。”周昭压低他,又暗示性地看了眼窗户,“而且你瞧,这个地方,很适合做一些有趣的事。”

  赵铭泽顺着周昭的目光侧目看去。

  那窗户因为被灯光调亮竟然变得像一块硕大的镜子一样,正映着被周昭钳制住的面无人色的自己。

  赵铭泽皱眉,闭上眼,耻辱的咬牙。

  周昭帮他把针头重新扎回去,塞回被子里,盖好被子,道:“想离开我,起码先把药水输完。”

  .

  周昭第二天照常起床。路过赵铭泽的房间时,里面已经只剩下空荡荡的输液瓶挂在床边的输液架上。

  “昨晚任务对象挂完药水走的时候您不是都察觉到了吗?为什么不拦住呢?”666问。

  “用不着拦。”周昭正色道,“我知道他会去一个地方。”

  “一个地方?”666刚有些好奇,想了想又叹道,“哎!以他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是夜场就是夜场了吧?”

  周昭道:“不,今天,他不会去那种地方。”

  “今天?”666在资料库里查看了下日期,愣住了。

  .

  “情理上可以理解,但我可不认为这是个好时机,现在可是在风口浪尖上啊宿主大大。”666叹道,“我记得您一向冷静沉稳,从不会感情用事。”

  “那你恐怕对我还不够了解。”周昭看着门外,淡淡一笑。

  “您真的不怕咱们的任务对象被虐干血条吗?!”666看向门外,忧虑道。

  “在现在这段时间,还是这个时间点,放任他回国?!知道赵母的祭日的,不止是赵铭泽,您和我,还有无数的媒体和仇家啊!”666想想就觉得可怕。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有些东西总是需要面对的。而现在……”

  周昭直视向666,原本深沉如渊的眼被那只有他能看得见的金色光晕映上一丝暖色。“正是最好的契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眼吞拿,灯火之下的营养液。感谢小右,吴宁,轩柯,默默磕文的霸王票,谢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