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无处可逃 > 未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日下午回空场,苏溪看见了那盆雪贵人,枝枝蔓蔓,开得并不像是人间的花。

  你说它多美,它的花朵层层叠叠,长长短短,一朵就是一只雪精灵在舞,你说它多娇,朵朵皓白如雪,又根儿根儿透着清高劲儿,哪哪都是精气神儿。

  这花,是个人看了,都想据为己有。

  那杨华嗜花如命,要是看了它,多少钱砸出去,叫人抢了也说不定。

  这花来得是时候,苏溪心里有了数,陆承平是个会办事的,平白说不动楚行,他也不触这个霉头,这事儿,交给苏溪自己解决,最好不过。

  陆承平心里知道这花若是送给了杨华,不管以什么途径,他都欠苏溪一个人情,这么正了八经的好花,要是放在她那店里,也会平添三分人气。

  但是苏溪掂量自己店里的事和楚洲集团里的事,孰轻孰重,她清楚的很,她一直都关心楚行在心里的最深处,深得有些让人看不清。

  那天下午,苏溪表面拿着手提,在查自己的东西,实际上是在查网上关于杨华的一切,手机调成了静音,问了陆承平很多关于杨华的事。

  苏溪自己想做一件事,不大不小,若是让楚行出钱出力,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事若是让楚行出面,未免有些尴尬,她一整天在产院替那个寻死觅活的产妇伺候前后,心里也是感慨良多。

  那天晚上回家,苏溪心里似是有事,楚行问,“溪溪,你到底心里有什么事,告诉我,别这样冷着我,我心里没着没落的,不踏实。”

  苏溪只说,“楚行,这么多未婚妈妈,都面临着经济枯竭,无人帮助,你能不能,能不能办个公益组织,帮帮她们。”苏溪说完,眼睛也红了,转过脸去擦眼泪。

  楚行不知道苏溪为什么对今天这个孕妇这么的上心,平白无故的,这种事儿在楚洲多了去了,为何今天这个就这么揪着苏溪的心。

  楚行没工夫去想这里面的弯弯绕,他只关心苏溪,办个公益组织而已么,又有何难,掏钱,租场地,弄个出来,又有什么难。

  “行,行,溪溪,我明儿,明儿就叫张锦去办这事。”楚行伸手去拉苏溪的手,却发现苏溪的手冰凉冰凉,楚行心里又是一阵愧疚,溪溪这身子真是太需要好好补养了。

  红枣茶,红糖水,苏溪很听话,那晚乖得像只小猫,眼睛总是时不时的就红,弄得楚行很是手足无措。

  晚上,苏溪赖在楚行身上,只是抽抽搭搭,楚行心疼的,搂着苏溪只是哄,“溪溪,别哭了啊,你要干什么,都依你,别哭了啊,再哭,要哭坏身子了啊。”

  楚行对苏溪的哭,抓心挠肝的,他从来都是对苏溪痞得要命,唯独见不了苏溪哭,苏溪一哭,他就觉得自己浑身不知怎么好了似的,那声音温柔的不像个爷们。

  他俩,各自哄对方,都哄得出奇的好。

  苏溪窝在楚行怀里睡了一宿,楚行抱着苏溪,暖了一宿。

  又过没两天,楚洲集团出资,办了一个临洲之家的公益组织,陆承平和张锦忙活着办的,没挂楚行的名,却把请柬送给了富华复材的杨华,邀请杨华出席剪彩,把她给名正言顺的抬了上去。

  一个临洲唯一的女总裁,出席一个临洲之家的妇女儿童公益组织,里子面子,都有了,苏溪这事儿,办得挺漂亮。

  楚行最开始并未关心这事,后来杨华亲自穿戴整齐,出席了这公益组织剪彩,还上了电视,他才打电话问陆承平,电视上怎么回事,平白无故的,他楚洲集团出资,办了个临洲之家,怎么蹦出个富华复材的杨总。

  陆承平没敢全盘托出,只说,这事儿是苏溪的主意,楚行问,苏溪咋认识的杨总,陆承平说,大概是在空场打听的吧,楚行冷冷一句,陆哥,以后集团的事,少跟溪溪说。

  陆承平心里打鼓,最重要的事还没做,楚行已经不乐意了。

  楚行不想让苏溪插手楚洲集团的事儿,倒不是怕苏溪掺和什么,他没那么小家子气,他只是觉着苏溪自己的店里事儿都忙不过来,凭什么还要用自己的事儿去烦她,再说,平白无故的,烦得着苏溪么,他一个大老爷们的工作事儿,烦的着苏溪么。

  结果第二天,杨华亲自打电话约楚行过几天参加她的生日宴,富华复材杨华的生日宴,基本上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生日宴定在了那周六,中午。

  杨华电话里说得客气,楚行也随便客套了几句,应了。

  那几次推脱楚行吃饭的面儿,找回来了。

  楚行心里知道这事儿肯定是陆承平背着他,跟苏溪私下里商量的,利用苏溪想替未婚妈妈谋出路的引子,一箭双雕,让杨华对自己和楚洲集团改观,这事儿,办得不是不漂亮,只是不是楚行的风格。

  那几天,苏溪白天黑夜的就躲在自己的小厨房,不知道在忙活些啥,一不让楚行进自己的小厨房,二,不上溪树庭院的三楼。

  周五那天,离着杨华生日宴还有一天时间,苏溪突然对楚行说,“楚行,我,没衣服,明,明天你去参加杨总的生日宴,带,带我么?”

  楚行破天荒的笑了笑,“溪溪,你不是从来不参与这些事儿么,也从来不跟我要衣服,除了运动服,就是T恤衫和牛仔裤,穿得跟学生一样,我还以为你……”

  苏溪脸上有些红,“你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到底带不带我去!”

  楚行嘿嘿一笑,“带带带,我还正愁这事儿呢,到时候所有人都带着自己妞,唯独我没有,多寒碜。”

  苏溪哼了一鼻子,“我问了祁婉了,去临洲华融商厦选衣服,也给你选一些。”

  楚行自然知道临洲华融商厦的格调,是件衣服都得几千上万的,姜进拉着他进去过一次,除了买了几条结实内裤,再没啥能入了他的眼了,姜进说,这地儿就是富人地儿,让楚行以后来这买,楚行说,没特么觉得哪好,衬衫也没有金线。

  姜进骂楚行土鳖,楚行说,艹,穿成金龟,就是金龟了?

  楚行拉着苏溪进了华融商厦,苏溪先给楚行选了几套西服,衬衫,内裤,皮带,皮鞋,T恤衫,牛仔裤,Polo衫,睡衣,运动装,一共二十多套,不好意思的瞅了瞅楚行,“楚总,就先这些好吧?你一向节俭,我不敢花你太多钱。”

  楚行呵呵一笑,说,“你能不能别考虑钱,你看着高兴就行啊,买多少都没事,反正我穿也是你看。”

  楚行的买完了,苏溪说,“我就买一套好了。主要明天跟你出去,不能给你丢人。”

  楚行拽着苏溪的手说,“买一套?你难得来一趟,就让我给你买一套,是不是以后等着磕碜我,说我楚行的女人买不起衣服?”

  楚行并不太会给女人挑衣服,他只是拽着苏溪的手,拉到各个名品店铺里,对着笑容可掬的店员说,“今年最新款,拿出来,挨件给她试,她喜欢的,就挑出来。”

  一共挑了三十多套,苏溪实在是不想再试了,拉着楚行求道,“楚总,楚总,回去吧,够了,够了,我平时在店里干活,根本穿不着,你出去玩,我也不能总跟着,这么多,真的很浪费。”

  楚行呵呵一笑,“以后晚上穿着给我看。”

  苏溪脸上一红,难怪楚行都选了些前露后露的,真够可以的。

  往里最后一家,竟然是情趣内衣店,楚行来了兴头,拉着苏溪就往里钻,店员热情接待,苏溪羞得直往外跑,楚行大大咧咧的笑道,“满商场就这么一家好地儿,上回跟姜进来怎么没发现,来来来,把这几件都给我包起来。”

  情趣内衣店,十多套精致内衣和一大堆情趣玩具,楚行得意的跟平民中了几亿大奖一样。

  后来回家,楚行把那些衣服随便往顶层柜子里一扔,只是一件一件的拆情趣内衣,标签一减,小心翼翼的一件一件的挂在了自己空荡荡的中间衣柜里。

  苏溪见了,朝楚行狠狠白了一眼,“没正形的,去那种地方买这么多没用的东西,这又不嫌贵了。”

  楚行哼笑,“这东西,多少钱都不贵。”

  第二天中午,苏溪洗了澡,吹干了头发,化了淡妆,把头发弄了暂时的小卷,两侧编了盘了起来,只用了一根金属扣固定,简约时尚。她穿上楚行给她选的紫灰渐变银灰的礼裙,上身有些金色点缀,配着苏溪的淡雅气质,宛若仙境之人。

  苏溪平时不怎么爱穿高跟鞋的,那日在华融商厦买了几双,不敢选太高跟的,怕自己到时摔倒出洋相。

  楚行本来想给苏溪选包,苏溪却说,那时洛海城从意大利给她带回来的手工定制的手包还没机会用,便别买那些包了,没有实际用处,她开店,从来都是背包。

  楚行在楼下等苏溪,苏溪穿戴整齐,照了照镜子,也觉得自己很漂亮,顿时红了脸,她不敢再耽搁太长时间,只是给陆承平打了电话,就下楼了。

  楼下,楚行一身雾蓝色西服,白色衬衫显得很帅气,苏溪只顾着看楚行,一身仙子装笑靥如花就朝着楚行盈盈而来,她到了楚行跟前,把着楚行,上下打量,啧啧称叹,“楚总,人是衣装马是鞍,你看这身衣服在你身上多漂亮。”

  楚行哪顾着自己的衣服怎样,他从看见苏溪这一身装扮后,便僵住了,这种场景,他不是没幻想过,三年前,出事之前的一个月,他偷偷的在迪拜给苏溪筹备了订婚宴,那时候天天做梦都是苏溪穿成这个样子,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娇羞的让他吻上,俩人牵手在迪拜订婚,可惜后来有事,取消了,苏溪彻头彻尾的不知道。

  楚行抱上苏溪,抬了苏溪的下巴,轻轻吻上,低说,“溪溪,你好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