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把酒话桑麻 > 16、第 1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孟初晞浑身松快了,周清梧才去做晚饭。之前在菜农那里买了些萝卜和葵菜,可以简单做清炒萝卜丝和葵菜滑汤。

  周清梧把葵菜叶子摘下,然后把葵菜茎外面的一层皮剥掉洗干净。锅里水烧开后,将洗净的葵菜叶与茎倒入开水中汆烫,原本青绿色的葵菜被热水汆烫后变为漂亮的碧绿色。

  待葵菜茎煮烂后汤羹逐渐变粘稠,周清梧加了一些玉米面略微勾芡,放入一勺盐,些许姜丝蒜泥,既提香也能中和葵菜的寒性。再用锅铲在锅里将葵菜切碎,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绿色葵菜滑汤就做好了。

  因为腿疼被勒令乖乖坐在一边的孟初晞看着周清梧把菜端上来,白色晶莹的萝卜丝,碧色滑稠的葵菜汤相得益彰,分明是朴素得很的菜色,却充满了家的烟火气息,温暖诱人。

  而已经饿极了的肚子丝毫不给主人颜面,发出一声清晰得咕噜声,惹得正在盛饭的周清梧低笑出来。

  孟初晞有些窘迫,略带委屈地指着自己的肚子道:“都怪清梧手艺太好,馋坏它了。”

  周清梧闻言双唇略带骄矜地一抿,想要压下那越发明显的笑,脸上牵动的表情也被她敛了下去。只是那眸子澄澈如水遮不住任何东西,而唇角又不受控制往上翘,平日里藏着的那一对梨涡也浅浅浮了出来。所以她的欢喜和笑意便藏无可藏,清楚而可爱的落入了孟初晞眼里。

  于是孟初晞一颗心也像滚入了这热气中,有点烫有点软,眼神也漾出温柔的笑。

  葵菜孟初晞是没见过的,但是在古书中见过,她记得是古时候人们最常见的蔬菜了,被称为百菜之主,到了后来却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孟初晞拿勺子先舀了一勺,汤汁粘稠,又夹了一根葵菜放入口中。葵菜很嫩入口肥嫩滑腻,这和她吃过的菜口感都不一样,菜茎煮透了似乎就像溢出了一股粘液质,滑溜溜的,基本不怎么需要咀嚼就一下滑入腹中,带出一股暖意。即使没多少调味品,也能品出它自带的鲜美滑嫩,十分爽口。尤其是汤汁裹着米饭,更是一绝。

  孟初晞本来就饿了,清甜的素炒萝卜丝,滑嫩鲜美的葵菜滑汤足以让她胃口大开,吃得十分欢快。

  周清梧最喜欢孟初晞大快朵颐的模样,她吃到喜欢的菜色时,琥珀色眸子会微微睁大,眼里沁着光,吃饭速度并不慢却不是庄稼人那种粗鲁随意的豪放模样,看着就让人觉得她吃到了最好的食物,这对下厨的人来说,是最开心的。

  嗯,孟初晞比她想象中要好养活的多,周清梧默默想着,又伸手给她空了的碗里添了汤。

  孟初晞看她吃得慢条斯理,伸手给她夹了菜催促道:“我们以后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你要多吃点,太瘦了,个儿都不高了。”

  十五岁的周清梧看起来像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又瘦弱又矮小,比长得高挑的孟初晞矮了许多。听了孟初晞的话,周清梧看了看孟初晞,想到自己还没到孟初晞下巴那里,顿时埋头吃了起来,惹得孟初晞忍俊不禁。

  十五岁的孩子了,要好好补补了,不然再迟了,恐怕真的长不高了。想到这孟初晞又在谋划接下来的安排了,她得先买一些地,这个时候土地就是老百姓赖以生存的根本,所以田地是必须要有的。

  但是单单种田也只能维持温饱,她们手里虽然有些银钱,但都用来买地自己肯定是没办法种得过来的。如果雇人或者租出去,在周家村这个地方效益并不会很高。所以,她还在考虑,最好是能拿来做点小买卖。

  虽然士农工商,商人地位低,但是这个时代银子依旧是能使鬼推磨的,也是一个人最大的底气。

  所以买地的事可以和周清梧商量了,她对这里一切都很陌生,需要找人帮忙,她心里打算的是问一下刘大婶,让她帮忙打听。

  晚上两个人洗漱完躺在床上时孟初晞开了口:“清梧,我想趁着手中有余钱买点地,有了地可以种着水稻,果蔬,要好过单靠天吃饭,你说呢?”

  她把手伸过去,周清梧思忖了片刻,伸手写到:我存的银子不够。

  孟初晞早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温声道:“那些金箔是我们的压箱底钱了,散银子还有一两多,差不多三贯钱,我们两个人先买两亩田够了的。还有啊,你不要担心动了那些银子我没法归家,能带金箔我肯定也是不愁吃穿的,如果能想起来我的身世,回去那也是简单事。再说到时候我也不可能还把金箔带走的,所以你只告诉我,愿不愿意买地,不要考虑银子,知道吗?”

  周清梧又安静了许久,随后摸到那柔软的手,在掌心慢慢写下一个字:好。

  孟初晞有些开心,她转过身子看着夜色中的周清梧,继续道:“不过我不清楚该去哪里找卖家,需要辛苦清梧你了。我想着看看能不能麻烦刘大婶,看她有没有好路子,嗯,若是成了我们送些东西给她做谢礼,也感谢她平日里待你这么友善,你说好不好?”

  字里行间是在和她商量,其实银子是她的,如果孟初晞想买,她也没理由拒绝。但是孟初晞不仅和她商量,还在替她着想。

  放在两人被子中间的手忍不住蜷缩起来,满腔感动在夜色和无声中难以传递,周清梧手在那里踌躇半晌,最终还是挪到了那等着她的掌心中,没有写字,只是拇指在上面轻轻一点,随后又轻轻敲了两下:好,谢谢。

  动作轻巧温柔,孟初晞感受着掌心那转眼就离开的动静,眉眼柔和,这么几下小动作显得周清梧格外可爱了。

  得到了同意孟初晞很快就睡着了,这头一次上山身体抗议得太明显了。周清梧听到她平缓的呼吸,起身小心给她掖了掖被子,今天累坏她了。

  第二天一早周清梧起来的动作比平日里轻了许多,下床穿衣服轻轻把房门带上,孟初晞没被惊醒依旧安稳睡着。

  不远处的鸡叫声清晰传来,随后便是此起彼伏的应和。一些勤快的人家,屋头已经冒起了炊烟,村子从宁静中开始苏醒了。

  时辰还早估摸着孟初晞还能睡一会儿,周清梧把昨日换洗的衣裳装好,端着木盆往河边去了。她依旧是在那平常妇人少去的地方洗衣服,芦苇荡如今已经彻底枯黄,有些弯下腰落入水中飘荡着,看着木盆里属于另一个人的衣裳,周清梧嘴角忍不住漾起一个笑意。

  目光落在那横躺着的枯枝上,她就是在这里捡到孟初晞的,心情不由愉悦起来,手里洗衣服的动作都轻快了不少,捣衣杵有节奏的落在衣服上,在清晨的河边飘荡着,也足以显示出主人的心情。

  回家途中无可避免遇到村里人,如今的周清梧虽然依旧不会主动和她们打招呼,但是再也不像过去那样低头畏缩沉默着。遇到和她说话的,她还会和对方点头示意,与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看着她离开,村里赶牛车的葛三叔的媳妇崔大娘忍不住惊讶道:“这清梧可是变了好多啊。”

  “可不是,以往她眼里只能看见刘家娘子,遇到我们头都不敢抬一下。你还别说,虽然捡得那个人来历不明,可却是让那丫头开心了不少。”

  崔大娘闻言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只希望那丫头能转运,别又把那姑娘给……”剩下的话她没说,但是她们都心知肚明。

  和她一起的妇人闻言神色也变了下,嘴里念了句阿弥陀佛,“可别再出事了,虽然她有些不祥,但是那丫头也真是命苦。”

  她们平日里也喜欢听其他娘子们家长里短的说些事,只是对于周清梧,她们心里是又怕又同情的。

  回到家里,周清梧正准备把衣服晾晒好,身后门被推开了,孟初晞披着外衫睡眼朦胧地站在那,嗓音还有些含糊:“清梧你怎么起这么早,我的衣服你也洗了?”

  周清梧把衣服晾好,转头对着孟初晞笑了笑,比划道:不碍事,就多几件而已。还困吗?

  孟初晞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你洗衣服,那我来做早饭。”说完她转身准备去洗漱做饭。

  周清梧把手上水迹擦干净,拉住她摆了摆手:你昨天累坏了,我来做,你再去眯一会儿。

  随后她又指了指她的腿和肩膀:还疼吗?

  孟初晞揉了揉肩膀,笑着摇头:“多亏了你昨天给我按摩,好多了,不疼的。”

  说了这么会儿话,孟初晞也清醒了,不顾周清梧阻止快速洗了手脸,就去了厨房。

  周清梧拧不过她,去灶间帮孟初晞生火,时不时抬头看一看孟初晞。她知道孟初晞并不是娇生惯养的,反而很能吃苦,昨天走路磨成那样都没吭一声,但是对于她是否会做饭,周清梧还是有些不确定的,应该能吃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