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把酒话桑麻 > 14、第 1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那日发生了那件事,周清梧总算得以安生几天。不过这也堵不住他们的嘴巴,看见了孟初晞的人,又开始在那议论纷纷,想着她家里人什么时候会来接她。

  那日孟初晞这么维护周清梧他们看在眼里,若真是大家小姐,到时候周清梧恐怕要跟着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言语间又是嫉妒又是艳羡,暗自感慨这等好事怎么没被自己撞见。

  刘大婶来过几次,和周清梧说着那些人传的闲话,又看着那边坐在院子里的孟初晞,压低声音颇为可惜道:“她很护你,可惜竟然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不然合该会帮衬你一把,你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周清梧看着孟初晞,眼神里却还是透着柔和的欢喜,比划道:她来了后,便已经不苦了。

  那厢孟初晞似乎有所感应,抬头对她笑了笑。刘氏见状也笑了起来,对着孟初晞道:“你来也不过这么些时日,这清梧丫头就和你这么亲近,当真是难得。”

  孟初晞听了亦是露出笑容,温声道:“是清梧心善,救了我又收留我,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刘大婶也是趁机夸奖周清梧:“这孩子是心善,你遇到她的确是幸事。”换做那些婆子什么的,可不知道孟初晞会落得什么下场。

  孟初晞连连点头,她性格温婉,待人也是有礼,陪着刘大婶聊了一会儿,竟是颇为投机。

  刘大婶离开后孟初晞看着她轻笑道:“刘大婶的确对你很好。”

  周清梧点了点头:是的,一直很好。随后她又看着孟初晞,伸手比到:你也很好。

  孟初晞不禁莞尔一笑。

  孟初晞来到周家村已经半个月了,在周清梧精心照料下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如今伤口愈合得差不多,可以随意走动了。只是这么久了也没听到一丝寻人的消息,周清梧还替孟初晞难过,但却不知孟初晞心里却是庆幸。

  从她出事的模样来看,仇杀概率很大,没人找其实是最稳妥的。

  村里人几次在周清梧院子里看到了孟初晞,除了都在惊叹周清梧救的人实在是样貌太过出众外,更多开始奇怪这么久了,怎么没有人来找过孟初晞?

  于是随着时间推移,原本艳羡周清梧的开始幸灾乐祸嘲讽起来。

  这天一早,周清梧去洗衣服,恰好撞见了洗完回家的朱氏和林氏。她们看见了周清梧,便故意提高了嗓门道:“原本我还挺羡慕那个小哑巴,捡了个大家小姐,对方还这么护她,好日子肯定要到了。哪里想,那人摔了一跤摔傻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下估计还赖在她家了。不知道是那小姐可怜,还是那哑巴可怜,自己都养不活还要多添一张嘴。”

  周清梧听得清楚,扭过头看着两个人,眼神不再是以往那种畏缩模样,反而带着冷怒面无表情盯着暗自发笑的两人,直到她们有些心虚得挪开眼神快步离开。

  朱氏暗自嘀咕:“这哑巴怎么感觉变了好多,以往都不敢看人,现在那眼神带刀子一般。”

  林氏想到自己被这么一个哑巴震慑了,心里满是憋屈,啐了一口唾沫道:“以为有人给她撑腰了,忘了自己什么货色。说不定哪天把那来历不明的女人也克死了,看她怎么能耐。”

  朱氏没接话,她就是嘴碎,却也做不来应和诅咒别人的事,陪笑着端着衣裳回家去了。

  周清梧心里又气又闷,她不介意别人怎么说她,可是她见不得别人说孟初晞不是,什么傻子,初晞比她们这些人聪明多了。

  孟初晞正帮着打扫院子,看着小姑娘沉着脸有些闷闷不乐地回来,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怎么了?”

  周清梧过来接过她手里的扫帚,不让她干活,伸手比划:遇到了村里的两个人。这我来做,你歇着。

  孟初晞心里了然,又听到她们嚼舌根了。她把东西扫帚又拉过来,指了指她放在一边的衣服,“你去洗了衣裳,院子我扫是应该,我的伤已经大好了,不用休息了。”

  但是周清梧还是坚持,在她心里孟初晞就应该是矜贵的人,能不让她做的她便不让她做。

  孟初晞握紧了扫帚,认真道:“我现在是被你收留,不是在家里当大小姐,清梧你也不是伺候我的人,我和你分担这些事理所应当。或者说,在清梧眼里我只是个不相干的外人,想着什么时候烦我了就赶我走么?”

  周清梧听罢瞪大了眼睛,连忙摆手苦于无法开口辩解,手足无措地在那打手势。

  孟初晞看得又好笑,接过扫帚继续扫地,对着周清梧道:“既然你不是这样想的,那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做,我虽然很多不记得了,却也不是娇生惯养什么都做不来的人。”

  这个身体被养的细皮嫩肉,她仔细看了看这双手完全没有做粗活的痕迹,只有手指有层薄茧,应该是经常用笔,身子虽娇嫩但也是颇为柔韧,并不是弱不禁风。而且孟初晞本身就是和爷爷在乡下长大,虽然很多事有几年没做了,但是会的却不少。

  看着她熟练地扫着地,周清梧抿嘴笑了起来。收拾干净屋子,周清梧准备上山去一趟挖点药材换钱,顺便看看能不能寻一些野菜。虽然家里有那两张金箔,但是她没打算动用,她家里没有田地,根本没种任何东西,那些野菜也算是最直接的食物来源了。

  原本她打算让孟初晞留在家,不过孟初晞坚持一起去,周清梧只能答应。她拿了背篓,把家里的柴刀和锄头带上,周清梧走在前面拿着用具,背篓就背在孟初晞身上。

  看到两人出去的村民有些惊讶,“那孟姑娘看着细皮嫩肉,生的一副大家小姐模样,居然跟着那哑巴上山去了?”

  同村的妇人抬头看了眼:“长得好看的可不一定是大家小姐,这么久都没人找,还不知道是哪里逃出来的,说不定还是大户人家养的小妾呢。”

  不过孟初晞可不理会别人的闲言闲语,虽然她心里也担心了下。毕竟这身体年纪不小了,至少是十七八岁了,在古代孩子估计都生了几个了。不过好在她偷偷看了看,这身材应该没生过孩子,不然孟初晞肯定要崩溃了。

  因为有孟初晞陪着,周清梧便带着她去她平日里少到的一片山林,那里土壤肥沃,是很多药材生长的好地方。

  一路上她最开始她还小心翼翼看着孟初晞,时不时准备伸手去扶她,不过她发现孟初晞走得很平稳,那些崎岖小路她完全不用她扶,心里放心的同时,又不由有些好奇孟初晞原本的身份了。

  能读书识字,谈吐虽然有时有些奇怪,冒出的词语她听不大懂,但是却能感觉到并不是山野村夫,而且样貌气度比她见过的镇上小姐夫人都好,她很难想象这样的她,能吃得下粗茶淡饭,也能熟练的干活爬山路。

  周清梧看着她有些出神,直到孟初晞停了下来,略带惊喜地叫了她一声:“清梧,你过来。”

  周清梧走进,弯下腰在那里摘什么的孟初晞转过头朝她摊平了手掌。她掌心是一颗红彤彤的小果子,个头不大只有食指粗细。周清梧接过来一看,很像山楂,不过表皮很光滑比山楂紧实也小了许多。

  她看着孟初晞比划着,又在她掌心写:是野山楂吗?

  “是的。”孟初晞又招呼她过来,只见在灌木丛中长了一株带刺的小树,叶子稀稀落落的,和山楂树长得不像,而且枝条上都是刺。上面接了许多果子,大多已经红透了,像一个个小灯笼挂在上面,十分可人。

  孟初晞没想到会在山上看到这个,小时候爷爷经常带她上山,就会摘这些小果子,爷爷叫它猴粒子。味道和山楂有些像,应该也是野山渣的一类,但都很矮小,藏在秋季泛黄的枯草中,它的红色便十分醒目特别勾人。

  “你尝尝。”她摘了一颗最大的,用袖子擦了擦递给周清梧。

  周清梧以前都很少接触这些东西,父母去世后她一个人靠天吃饭,除了药材是她爹教给她认的,其他东西她只能看着别人弄去学。但是村里人厌恶她,更不会有人特意教她,因此她所知晓的其实十分有限。

  她咬了一口果子,果肉并不是很厚,里面更多的是核,果肉的确比山楂果肉紧实,酸甜的口感和山楂很不同,还是蛮不错的。

  “好吃吗?”

  周清梧点了点头,孟初晞蹲下身撩起衣摆,把熟了的猴粒子都放进去。这里一共长了两株,果子摘了一大捧,红色黄色的一堆特别喜人。

  周清梧觉得孟初晞很开心,她卷着袖子捧着果子,如果不是那雪白细腻的胳膊和尤为好看的脸,她倒真有些像村里的姑娘,嗯,特别好看可爱的姑娘。

  被她的心情感染,周清梧眉眼也带了笑,两人一路继续往林子里走着,孟初晞在一边衣兜里挑着果子递给周清梧。

  一路上周清梧挖了几株草药,不过大多很常见,并不是特别值钱。两人走到一处斜坡时,周清梧突然停住了脚步,拍了拍孟初晞,指着一块突出的大石下面,打了个手势。

  孟初晞停下来看了看,那里长了一株植物,叶子狭长相对,生的很秀气,她也认识,是一味中药,叫做黄精。黄精味平性甘,可以治疗很多种疾病,还可以拿来炖肉,补血益气。

  周清梧拿出小药锄把落叶扒开,顺着根茎挖开一层土,伸手一模脸上露出一点笑意,她对孟初晞比划:很大。

  孟初晞顾不得兜里的果子,直接把它倒进了背篓里。把篓子放下在一边看着周清梧低头仔细掘着。

  这黄精估计生了十年左右了,根茎很长,看着周清梧掀开一层土,足足横着挖了□□寸这才到头周清梧颇为惊喜。

  孟初晞其实不大了解这意味着什么,但是看到周清梧挖了又挖,拿出这么一大块家伙她还是觉得开心。

  周清梧伸手数了数,足足有十三节。她眉眼弯弯,对着孟初晞比划:这一小节就是一年,这么大一块足有十几年,处理的好值不少银子。

  这是她挖到的最大的黄精了,今天有了它收获就颇丰了。孟初晞看她显而易见的开心,也笑了起来对着小姑娘好不吝啬地夸奖:“清梧太厉害了。”

  周清梧本来是开心,被她这么一夸又红了脸分外不好意思,孟初晞看得止不住莞尔。

  小心把药材放好,周清梧伸手想把孟初晞身上的背篓接过来,自然被她拒绝:“才一点东西不沉。”

  这是周清梧第一次如此安心地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林里专心寻找药材。一个人时再怎么胆子大,周清梧都提心吊胆。

  十几岁的女孩子因为生活所迫,只能丢掉所有的软弱和恐惧,咬着牙独自前行。她越发觉得孟初晞就是上天对她残忍这么久后唯一的一点补偿,但却让她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