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把酒话桑麻 > 8、第 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周清梧再次回房时,拿来了晚餐。晚餐依旧很简单,和中午别无二致,一碗稀饭,野菜汤还有一张饼。

  周清梧有些不好意思,她腼腆的比划了一下:今日没来得及准备,只能凑合。

  孟初晞摇了摇头:“没事的,不过这次你不能光吃野菜了。”

  在孟初晞坚持下,两人一起把这简单的晚餐分食了。野菜味道的确很不好,只有盐巴的野菜有些苦涩,纤维也粗,咀嚼不够还难以下咽。

  吃着野菜的孟初晞不由有些心疼周清梧,可是小姑娘吃着野菜时也显得很香甜,在她喝着白米粥时,她的眉不自觉扬着,睫毛轻颤跳动着愉悦的光芒,即使面上没有多少表情,孟初晞也能感觉到她的满足。

  不过粗粮饼味道挺不错的,虽然做的不精细,但是周清梧又用碳火重新烤了,所以外皮焦脆,闻着很香。即使饼并不是现代各色鲜美调味料烤制出来美味,却有一种粮食原本的清香味,越嚼越香。

  孟初晞能看出周清梧的心情,小姑娘同样敏锐地发现孟初晞喜欢这个粗粮饼,忍不住比划道:这是刘大婶送给我的,你喜欢吗?

  孟初晞只猜出饼是别人送的,看不懂她比划的人名,当下温笑道:“喜欢,谁送给你的?”总算看到了一点对这个姑娘的善意,孟初晞便忍不住去了解。

  她伸出手,看着周清梧慢慢写着。写完小姑娘又比划着:是我的邻居,对我很好,和他们不一样。

  孟初晞默默记下,摸了摸周清梧的脑袋:“对清梧好的人,一定是有福报的人。”

  周清梧手蓦然一顿,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村里人都说对她好,与她走的近的都会倒大霉,只有孟初晞这么说过。虽然知道这是安慰之言,可是这份温柔的安慰,还是暖了她这颗苍凉孤寂的心。

  为了不打扰小姑娘吃饭,孟初晞不再说话,两人吃完这顿对周清梧而言十分丰盛的晚饭,就准备歇息了。

  周清梧自己洗漱完,便用家里的木盆打了热水端进房内。

  孟初晞好得比预料中快很多,才两天时间精气神就好了许多。但是身体上的伤痛总是要缓慢的,她现在腰间刀口才长了一层血痂,在没有缝合的古代根本不敢起身,所以昨天夜里还是周清梧忍着羞涩草草替她擦了擦身体。

  孟初晞爱干净,在之前每天都要洗澡的,现在身体不允许没办法,但是擦身体肯定是要的。可是她还是有些尴尬,因为需要周清梧给她拧帕子。

  周清梧小脸上也有些红晕,背过身等着孟初晞擦好再替她换帕子。这个过程中安静地只有拧帕子时溅起的水声,两个人都因为这点小难为情没有出声。

  好在很快结束了,古人白日劳作,夜里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到了这个点已经是很晚了。孟初晞身体虚已经打呵欠了,周清梧见状默默去了杂物间抱了一卷有些破旧的草席。

  孟初晞睡眼惺忪的模样顿时愣住,然后惊讶道:“清梧,你要做什么?”

  周清梧咬着嘴唇,指了指床又比划道:家里只有这一张床。

  这草席看着有些旧,地面又不是现代那种做了防潮的木地板,而且周清梧家里肯定不会有很多褥子,这打地铺怎么可能舒服。

  孟初晞蹙了下眉,随后伸手拍拍自己身边:“这床够大了,你和我一起睡。”

  周清梧大眼睛睁圆了,脸皮微微发红,回过神又继续摆手:怕碰到你伤口。之前怕孟初晞出事,她都没怎么睡,只是裹了被子趴着休息。

  孟初晞勉强撑着身子挪了挪:“你睡里面,不会碰到我右边的伤口,嗯?”

  看周清梧还在犹豫,孟初晞瞅了她一眼笑道:“你这小身板不会占很大地方,上来。”

  周清梧有些扭捏,到最后还是把席子收了起来,抱了另一床被子小心铺在里面,最后看了孟初晞一眼示意要灭灯了,这才吹灭了有些昏暗的油灯。

  屋内唯一的光源被吹灭,屋内一切都落入黑暗中。乡村的夜晚十分安静,周围一切动静都被放大。屋外不知是风还是什么,触碰到了树枝,发出轻微声响,连同屋内周清梧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因为太暗,她的轮廓都有些模糊,只有衣衫摩擦和脚步落地的轻声从那里一路靠近,于是轮廓也开始清晰起来,随后一只手小心翼翼摸上了床。因为看不见,周清梧又害怕碰到了孟初晞,所以十分细致小心。

  孟初晞鼻腔发出一声轻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带着她触摸着落脚地方,温声道:“我在这里,你从这边上去就好了,不用担心踩到我。”

  周清梧被她牵了手,手指蜷缩了一下。现在的孟初晞手指不再是冰凉的,温暖柔软的手细腻得很,完全不是她这种粗糙干瘦的模样,周清梧觉得温暖的同时,却又觉得有些自卑。

  在脚安然跨过孟初晞时,周清梧赶紧缩回了手,她很安静地窝进自己的被窝,在她身边的孟初晞都感觉不到太大的动作。

  躺好后,那边一只小手伸了出来,在她肩膀处用大拇指点了点,又仿佛害羞一般缩回去。

  “不用谢,晚安。”孟初晞扬起嘴角,低声道。

  屋外远远传来几声狗叫,被阴云藏在后面的月亮从缝隙中探出来,给天地撒上一片清辉。还有几缕落入了卧房内,床上的两人已经沉入好梦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躺在内侧的周清梧就醒了,夜里害怕挤到孟初晞,她一直睡得很小心,都贴在了墙上。转头在蒙蒙晨光中看清了睡在身边的孟初晞,她睡得很安静,神色恬淡,即使闭着眼睛,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温柔还是很清晰。

  周清梧心跳得有点快,这种轻快的节奏是因为愉悦开心。身边躺着的这个人好看而温暖,那日自己胆战心惊救回来的人,却成了她这几日最大的惊喜和温暖。她和这个村子里的人很不同,像个神仙一样,说的话总能抚慰她心里那道伤疤。

  而这种愉悦足以让周清梧充满干劲地开始今天一天的生活。她要先去买些吃的,仅有的两文钱被周平抢走,如今只能要先预支孟初晞的银子,这些她都要好好记着,等到挣了钱再补足。

  她一边思索着,一边猫着腰,蹑手蹑脚地想下床。怕把孟初晞惊醒,她手扶着墙,先轻轻伸出一只脚丫子,等到悄无声息踩实了,这才松开手探过去撑着床外侧,挪另一只脚。

  她小脸因为努力提着劲憋得有些发红,心里正要因为自己无声无息下床了而松快,却察觉到一股很轻得颤动。

  她有些愣,扭过头一看,孟初晞醒了,此刻正睁着晨起刚醒的眼睛看着自己,捂着腰,有些难耐地憋着笑,可身体却没控制住轻颤着。而自己右腿还跨过她身上,踩在内侧,顿时,周清梧绷着的严肃小脸腾得红了个通透,飞快缩回了脚。

  方才自己模样有多滑稽周清梧很清楚,小姑娘臊得耳朵根子都红透了,半晌才快速打着手势:我怕吵醒你。

  孟初晞忍了笑,开口却还是带着好听的笑音:“嗯,我知道,你没吵到我,只是,好乖,特别可爱。”

  周清梧绷不住了,扭头赶紧穿衣服。看着瘦小身影忙乱的模样,孟初晞越发觉得好笑,但还是体贴的忍住了。

  穿戴整齐的周清梧终于缓和了方才的害羞别扭,打着手势:你继续睡,我去做早饭。

  早饭更简陋因为实在没其他东西了,就煮了稀粥,等到周清梧吃完饭又把药熬好,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她比划一遍,又在孟初晞手心写了一遍:我去镇上买些东西,你一个人待在家,如果渴了这里有水,不要下床。

  她一脸严肃,认真地叮嘱孟初晞,孟初晞只能点头答应。周清梧离开后,这个房子瞬间孤寂下来,躺着无所事事,这个时代也没有手机电脑,周清梧家里也没有书,孟初晞起初有点不适应。不过她原本就是一个喜静的人,安静躺着后,她开始思索今后的打算。

  因为至今为止她对这个地方的认知都来自于周清梧,两人又有些沟通障碍,所以她了解的很有限。可是大概也知道周清梧家中没有亲人,也没有收入来源,全靠小姑娘砍柴挖药草换点钱糊口,看样子吃不饱穿不暖。

  她们手里剩下的金箔和那二两多的银子对一个偏远小山村的清贫人家而言,的确是一笔不少的银子,但是她们肯定不能坐吃山空,可以好好筹谋置办些地,寻思一些生财之道。活下去,才是她现在需要做的事。

  这次周清梧去镇上是自己走过去的,担心孟初晞一个人在家她脚程加快了不少,到镇上后她先去了镇里一家粮铺。

  周清梧不止第一次来了,虽然店里伙计每次隔许多天才能看到她一回,但是这个丫头还是让他印象很深刻。每次来买的不多,而且都是便宜的下品粗粮,更何况还不会说话。

  而且周家村的人都得来这个镇上买日常用品,一来二去都熟悉了,也就知道了有关她的传闻,不过打开门做生意,克星也罢煞星也好,他没必要拒绝一个孤女。

  “这次要大豆,还是麦子?这里有些陈豆子,一斗只要二十文。”

  周清梧听罢,点了点头,比了一根手指弯了弯。随后又指着木牌要了点好些的麦子和粟,更是罕见的买了面。

  伙计有些惊讶:“这个面一斗得六十五文,确定要么?”如果杂七杂八合计起来,这些粮食也要花近百钱了,伙计可从未见过这哑女下这么大手笔的。百钱可是普通人家一家子好几天的开销了,她付的起么?

  闻言周清梧沉默了下,可想到孟初晞很喜欢那粗粮饼,她还是咬咬牙点头。

  在她看来已经很精致的东西也许对孟初晞而言都是天大的委屈。孟初晞来时穿的衣服她已经洗了,腰间被划破了一道,但是那衣料又滑又软,做工精致,从里到外都是丝绸料子,上面那些绣纹都是暗藏在布中,足见绣娘的技艺精湛,恐怕这青云镇最好的布也做不出那身衣裳。

  想到这,周清梧记起来得给孟初晞做衣裳了,那一身显然不成了,在周家村这个地方,那衣服肯定不能穿出去。于是把东西暂时寄放在这后,周清梧就去了布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