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 > 14、纸片人(十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作为集团继承人,骆渊从小接受的就是精英式教育,学的东西十分繁杂多样,自然也包括了自救防身手段,预防被绑架之类的恶性.事件,警惕性也很强。

  所以,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自家浴缸,骆渊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浑身的肌肉就瞬间紧绷,进入了防备状态,利落地出手,精准地扼住对方的咽喉要害,桎梏在身下。

  苏棠原本好好地看着电影,突然就眼前一花,出现在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整个人都是懵的,毫无防备,轻易就被骆渊一推,卧倒在浴缸里,水一下没过胸口,浑身湿透。

  更要命的是,脖子上还被掐住,力道不小。

  苏棠惊恐又茫然,任谁都没办法突然从轻松日常转入刑侦频道啊。他哆嗦着,终于看清了眼前人熟悉的俊美面孔,简直想骂人,但所幸他脑子还在,想起骆渊没见过自己这副模样,沙哑地喊了一声:“……主人?”

  骆渊按住他脖子的手瞬间散了力道,只虚虚地握着,眼神有些狐疑,“你是谁?”

  苏棠乖乖地报了自己的名字。

  可自己养的纸片人突然跨越次元,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么离奇的事情,谁信?

  骆渊当然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地相信他。但他又确实是凭空冒出来的,这怎么解释。

  骆渊起身简单地裹了浴巾,先去拿手机看了一眼,自然就看到了系统的那句话。他拧眉,转身又回了浴室,那个青年依旧坐在浴缸里,表情有些茫然,似乎也还没从现下的情况反应过来。

  青年浑身衣服湿透,漆黑的卷发沾了水,软软地耷拉在额前脸侧,眼里沾了泪,湿润黑亮,眼尾泛着绯红,白玉似的皮肤被热气熏蒸得透着淡淡的粉,精雕细琢,漂亮得有些过分。

  因为骆渊走过来的动静,苏棠下意识抬头看过去,澄澈的眼睛倒映出男人俊美的样子。

  骆渊养了纸片人那么久,当然很记得他Q版的样子,若是变成真人的话,或许就是这样。骆渊眼神晦暗,几步走上前,俯身就把苏棠从浴缸里抱了出来。

  离了水,湿透的衣服自然就贴在了身上,身形毕露,苏棠突然被抱起来,又被放在地上,赤脚站着,吓了一跳,但骆渊下一秒的做法更让他惊恐。

  骆渊直接掀起了他的衬衫帮他脱了!

  苏棠哆嗦了一下,这变态该不会是想上了他吧。

  结果,骆渊拿着那衬衫就低头仔细观察起来,指腹还摩挲着衣角的刺绣,上面是一个渊字,他亲手写的。骆渊认得出自己的字迹。

  虽然这事太过不可思议,但就算有人想算计他,也做不到让一个人凭空出现,还处处都把一个纸片人模仿得那么完美,有那么大的手笔,完全可以用在别的地方上。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即使再不可思议,那也是事实。

  骆渊的眼神瞬间柔和下来,眼里的陌生和冷漠都尽数散去,手温柔地抚摸过苏棠的脸,像对待易碎的宝贝一样。

  “棠棠。”

  “对不起。”

  确定这是苏棠之后,骆渊再看到自己刚才因为防备掐出来的脖子淤痕,心里就只有全然的自责了。他握住苏棠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说:“你掐回来,大力点。”

  苏棠瞪大了眼睛,简直满脸都写着——你有病啊!

  但骆渊很显然是认真的,正抓着苏棠的手用力掐自己。他是因为一时防备,不小心误伤的苏棠,但伤了就是伤了,他的三观就是自己应该受同样的罪偿还。

  苏棠刚才都还没那么怕,现在终于感觉到骆渊的反派气质了,正常人谁脑回路这么鬼才的?苏棠莫名被掐,心里本来有火,但被他这么一通折腾,真是说不出话来。

  骆渊看他挣扎得厉害,而且快要生气了,只好说:“那先留着,我给你洗澡,等会帮你上药。”

  然后,苏棠的衣服就被脱了个精光,骆渊这是要亲自帮他洗。

  苏棠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挣扎,想自己洗。

  但骆渊却说:“你会洗吗?”

  苏棠炸毛,不就洗个澡吗?谁不会,当他智障是不是!

  他气愤地转头看过去,那高级的淋浴设备还真让他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用,旁边的瓶瓶罐罐也都是外文,看着还不是英语,他也认不出来哪个是洗发水哪个是沐浴露。

  卧槽,这不是欺负人吗!

  苏棠不服,教他一下不就好了,他肯定一学就会,这明摆着是看不起人。

  骆渊揉了揉他的头发,满是泡泡,温声说:“乖,别闹。”

  苏棠被按得头皮舒服,顿时眯起了眼享受,想着他爱伺候就伺候吧,反正又不是自己吃亏。而且,他也该赔罪不是吗?

  等终于洗完了澡,骆渊拿干净的浴巾帮他擦干身体,又去衣帽间拿了自己的一套睡衣,给他穿上。骆渊身形高大,睡衣给苏棠穿有些长了,骆渊就帮他把袖口和裤腿都卷了两下。

  扣纽扣的时候,骆渊的视线再次落在苏棠的脖子上,玉白的皮肤上印着淡淡的红痕,竟有种近似凌虐的美感。

  骆渊眸色一暗,垂下眼睫,有些恼于自己在这上等美玉似的肌肤上弄出了瑕疵,更过分的是,他还想让苏棠身上多一些痕迹,当然,不是这种,而是梦里的那些。

  骆渊轻触他的脖颈,自责道:“疼吗?”

  苏棠老实地点了点头,“有点疼。”

  不过也不严重,骆渊看清他的脸时,瞬间就松了力道。只是他的皮肤嫩,容易留下痕迹。

  骆渊拿来医药箱,慢慢地帮他擦了药,擦到最后,骆渊准备收回手时,突然响起咕的一声,在安静的夜晚,显得响亮突兀。

  苏棠尴尬得整张脸都红了,是他的肚子在叫。

  骆渊抿唇,压着笑意问:“又玩电脑忘了吃饭?”

  苏棠心虚干笑。在游戏里,他就经常这样,打游戏看动漫的时候吃零食吃饱了,正餐就吃不下,被骆渊说了好多次,苏棠才吃得少了些,但骆渊没盯着的时候,他就又故态复萌。

  骆渊问:“想吃什么?家里厨师下班了,复杂的我做不来,但炒饭汤面什么的我还是会做的。”

  苏棠立刻举手,“我要吃蛋炒饭!”

  骆渊笑道:“好。”

  苏棠又问:“有香肠吗?”

  骆渊:“有。”

  苏棠:“我也要!”

  骆渊笑着都应了,起身就往厨房走,走了几步忽然顿住,想让苏棠也跟上,一回头,却发现苏棠已经像条小尾巴一样黏在他后面了,不禁笑了。

  苏棠看着他,歪了歪头,有些疑惑。

  骆渊就往回走,牵住了他的手,暖暖的体温裹在掌心,很真实。

  他不是在做梦。

  苏棠跟着他一起去了厨房,看着他做饭,像一只黏人的宠物一样,围着他打转。

  骆渊炒着饭,蛋香飘了出来,勾得人口齿生津,苏棠眼巴巴地看着,显然是等不及了。骆渊将炒饭装到碗里,苏棠就已经在旁边舀了一勺塞嘴里了。

  骆渊有些无奈,“小心烫。”

  苏棠嘴巴呼呼,弯眼笑着摇头,含糊地说没事。

  一口饭吞下去,苏棠就两眼晶亮不吝夸奖说:“好次!”

  然后就端着饭到桌子旁坐下,一脸满足地吃了起来。

  骆渊洗完手出来,用纸巾擦干手上的水,在他旁边坐下看着他吃。

  苏棠饿了,低头专心吃饭,头都没抬,把人忽视得很彻底,眼里就只有吃的了。

  骆渊看着,莫名有点不高兴,眼神一暗,就捏住苏棠的下巴,强行将他的脸掰过来,让他看自己。

  刚掉进浴缸的时候,第一次和骆渊正式面对面,不是隔着游戏那样的接触,苏棠是慌张生疏的,但骆渊接下来的态度都太过自然了,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让他不自觉就也跟着放松下来,恢复了像游戏那样,敢撒娇撒泼,一点都没在怕的。

  苏棠吃到一半,突然被打断,有些疑惑。他看了看骆渊,又看了看碗里的蛋炒饭,好似突然明白了什么,二话不说就舀起一大勺饭,上面有一块金黄喷香的蛋,怼到骆渊的嘴边。

  骆渊一顿,看了苏棠一眼,然后张嘴吃了。

  吃完之后,苏棠非常乖觉的去洗了碗,然后摸着肚子,被骆渊带回了卧室。虽然刚才是从这里出去的,但苏棠还没认真打量过,就有些好奇地四处打转,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但都没有上手摸。

  刚掉进浴缸的时候,他就召唤过系统了,问它怎么突然把自己扔出来,是不是不爱我了。

  系统无辜说:“宿主,这事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呀,好感度到了是要破壁的。”

  苏棠茫然:“你什么时候说的?”

  系统有点委屈:“昨天好感度990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不过你在打游戏,应了我一声就让我滚了。”

  苏棠:“……”好叭,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锅。

  骆渊的别墅很大很豪华,但苏棠他还是想回自己的小窝。逛了一圈房间,他走到桌子前,那里有骆渊的手机,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屏幕,想看一下能不能回游戏里去。

  骆渊看到这一幕,想都不想就大步走过去,拿走了手机,皱着眉说:“这里面有工作资料,我明天让人给你买一部新手机,专门给你玩。”

  他不想让苏棠碰手机,当然不是因为这个理由,只是他怕苏棠发现那个恋爱游戏,从而得知自己只是个游戏人物。一个人突然发现自己是个纸片人,一切都是虚假的,会崩溃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